皤滩古镇

2014-08-08 16:29:17

在如今的江浙一带,只要是有点年纪的小镇,都会打着“江南古镇”的旗号,四处争相邀宠。而皤滩,却是一个例外。它像岁月的秘密心脏,深藏在古老的历史深处,一直不愿披露自己曾经的辉煌。


 

古镇因盐运而兴

与所有古镇一样,皤滩的崛起,同样是因为商业的繁荣。而商业的繁荣,又多半源于交通运输的优势。众所周知,古代的交通运输,其优势从来不在于陆路而仰仗于水路,这便造就了水乡江南的无数繁华。

皤滩地处浙南山区的仙居县,位于永安溪的河谷平原上,是万竹溪、朱姆溪、黄榆坑、九都港的交汇之处,向下的水路直达椒江海口,向上的山道则通往浙西和赣南。所以,自唐以来,这里便是著名的盐商之埠。海盐晒成之后,通过浩浩荡荡的商船逆流而上,直抵皤滩,然后改成身背肩扛,假苍岭古道运往浙西以及内陆省份。久而久之,皤滩遂成浙南重镇,其奢华之气,淫糜之风,整整弥漫了宋元明清等数个朝代,可谓名震江南。

不料的是,随着浙赣铁路的建起,以及陆路交通的发展,皤滩的水路优势渐渐丧失,繁华之路也便走到了尽头。沧海桑田,近百年的光阴淘洗,皤滩在大多数人的心中,终于成为一个陌生的存在。我在浙江生活的十余年里,曾被“江南第一古镇”之类的称号撞了无数次腰,却唯独不曾听过皤滩。

 

龙型主街 逶迤数里

不久前,因为在仙居参加一个会议,又受到朋友们的力邀,便顺着蜿蜒的永安溪辗转了半个时辰,与古老的皤滩相遇。在我的想象里,皤滩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挂着历史标签的小镇而已,不外乎几座古桥、几条古巷、几幢老宅,再加上一些新翻修的所谓“遗迹”,以此勾引那些都市人浑浊而苍白的眼球。

所以,下车之后,远远地隔溪相望,皤滩湮没于堤岸和树林之中,果然显得毫无特色,只是给人以“暖暖远人村,依依虚里烟”的感觉。

然而,走进皤滩,我便倒抽了几口冷气。古老的皤滩,静谧安详,闲适从容,像历史精心设置的谜团,使你身陷其中,却又无从解读,很有些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人生况味。

皤滩是一座沿河而立的狭长小镇。临河而立的,均是一座座专用河埠,被冠以金华埠、永康埠、丽水埠、东阳埠、安徽埠……等等,颇有些“商阀割据”的意味,足见当时商会势力在此圈地的激烈。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遥想当年,各地的商人奔波而来,看到自家河埠的旗幡高高飘扬,其内心是何等的自豪与亲切;而那些找不到自家河埠的商人,又是何等的落寞与感伤!

皤滩的主街仅有一条,谓之龙形古街。整条街道犹如蛟龙欲飞,曲曲折折,逶迤数里;两旁的古宅店铺,容颜依旧。至于为何造成龙形之街,而不取通常的直街,历史学家和民俗学家一直在那里争吵不休。有人认为,是由于皤滩位于山之北水之南,属太阴之地,当以神龙补阳气之不足;有人则断定,此乃古人崇尚“曲径通幽”、“柳暗花明”之意境,让人于曲里拐弯中尽享婉约的风韵。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我看都有理,有理又成了没理。天知道古人是怎么想的。

 

寻觅古人生活的气息

走进主街两旁的古宅,大多虽已破旧不堪,然而从地面到墙上再到屋顶,前人的生活痕迹依然历历在目。这让我好生敬佩。或许是经济的落后,或许是地理的偏远,皤滩既躲过了历次运动的修理,又逃脱了现代文明的蹂躏,直到现在还保存着极为完整的原始风貌,而且其精致程度,不亚于某些豪门大宅。倘若细究起来,真有点鬼斧神工的绝妙。

譬如,所有的古宅之中,只要是露天之处,均以大小形状相差无几的鹅卵石铺就,且图案极为丰富:深刻一点的,有太极阴阳八卦;文雅一点的,有梅兰竹菊;生动一点的,有飞禽走兽;渴望发财的,则一律拼上孔方兄,日日盯着自家地面上的铜钱,即使成不了富翁,做梦也香啊。至于墙上的雕梁画栋,那就更不必说了。家家都有能工巧匠的杰作,家家也都呈现出自己的美学趣味。

不过,我更感兴趣的,还是那些墙壁上留下的生活气息。像何氏里的捷报厅,至今还在高高的墙壁上贴有十七张科考捷报,有中举人的,也有中进士的,你完全可以想象,当年的何氏家族是如何利用自身的优势,在群商铜臭之中彰显自己的精神魅力。那种神情,很可能就像今天的小资们,一碰上不爽的人就会随口蹦出三个字:“没文化!”而在陈氏家族的深宅里,不仅正堂门楣上挂有“洛社名高”的巨匾,表明此家主人乃是一代理学宗派“洛社”里的高人,而且大堂正方还挂有清代文人张若震所赠的“贻厚堂”横匾,字体遒劲苍雄,让我等胸中墨水不多的人一看便冒虚汗。

最让人浮想联翩的,还是那座三进三出的春花院。据说是当地红极一时的青楼,门楣上“色赛春花”的招牌虽已油漆斑驳,然活力犹存。古时的商人一出门便是一年半载,赚钱之余,落寞之情想来也是难以排遣,于是去青楼走走,在佳人的怀里打发空虚的生命,也是一种无奈之举。“院中香阁多名伶,美女个个赛春花”,春花院就是以此作为口号,诱惑那些焦灼的游商。

走进春花院的第一进,地上都是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铜钱,意寓此处可以“小玩玩”,花点小钱,找个三陪之类,喝喝花酒什么的。到了第二进,则地上的铜钱明显大了不少。这就告诉你,在这里玩要花点大本钱了。而在最后一进,地上赫然躺着两个巨大的铜钱图案,似乎是提醒客人,真正的“春花”可能深藏这里,不过,得有一掷千金的心理准备。

考虑到能够在此一掷千金的客人,其身份必有来头,不便于公众场所直来直去,于是春花院的老板又在第三进的院子角落设了个暗门直通后街,照顾那些好嫖而又爱面子的达官豪商。经营做到这等地步,可谓想嫖客之所想,解嫖客之所需,让人匪夷所思矣。

随着休闲之风的日益强劲,如今的皤滩,好像也从沉睡的历史中慢慢地醒来。仅我去的那次,就有许多中外游客在龙形古街上寻觅着古镇的唐风宋韵。

我想,皤滩古镇将会因为它的古老而焕发出迷人的魅力。


阅读(8859 1
分享到:
下一篇高迁古民居 上一篇神仙居景区
向上
由杭州好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案策划、设计与开发